他们为什么不愿寻求帮助?——一些学生虽承受着心理的困惑,却不愿走进心理咨询室
发布人:心理与教育教学部复审  发布时间:2019-08-04   浏览次数:10

    硕士毕业后,我在高校从事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询工作已有9年。这份工作让我有幸与青春热情的大学生为伴,却也时常会让我感到心痛。


    每每看到大学生原本该澄明真挚的眼神中出现了愤怒、阴霾、迷茫、抑郁、焦虑、无助,甚至绝望,我就会感觉很心痛。

2002年秋冬交替的时节,来自岭南的一位大一新生因不适应北方的气候和校园环境,坚持要退学。班主任老师很为他惋惜,苦劝无效后,带其求助于我,希翼我能说服他。咨询过程中,他不与我对视,回应也非常缓慢,在艰难的交谈后,我了解到,他无法容忍被别人关注,比如因为自己没有带笔,旁边同学好意主动借他一支,他就会为此感觉非常不爽。此外,他无法容忍在北京的冬天要穿很多衣服……我的解读是,僵化偏执的人格特质使他暴露出不能、不敢让人碰触的孤独、恐惧和敌意。那时,我很心痛,到底怎样的成长历程,会让一个年轻人深埋下如此不能承受之重?

  在工作中,让我更苦恼的是,并不是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学生都愿意走进我的办公室。

  其实,大多数时候,经过专业的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心理困扰是可以慢慢化解的,而且可以转变为心理进一步成长的能量源泉。我记得,2006年夏天,一位被顺利免试推研的学生因情感问题找到我。沟通之后,我发现其个性率直坦荡,与周围同学相处较好,但在处理亲密关系的过程中有诸多困惑。在我看来,虽然他很擅长学习,但对于自己是怎样的人,到底喜欢做什么,以及在亲密关系中该期待和付出什么,都所知甚少。还好,他的困扰愿意让我分担,我用几个月时间一路陪伴他走来,他慢慢更加了解自己,也学会了用更灵活、理性的方式来解读和对待生活。

  然而,发生在2004年春天的案例则正好相反。多次挂科以致降级的小A,其妈妈来到我的办公室,流着泪讲述孩子的情况。小A经历了寒窗苦读,终于考上了大学,可来到大学后,因沉迷网络游戏而挂科,这对中学里成绩向来很好的小A是个巨大的打击,他转而用游戏来逃避这种打击和学业的压力。如此循环往复,已经由妈妈陪读的小A还是走到了面临被退学的境地。即使在这样的困境下,他也坚决不肯自己来见心理咨询老师,声称自己没有精神问题,不需要心理帮助。看着痛苦的妈妈,想着那素未谋面的学生,我很心痛。那个孩子正在承载着无法向别人言说的失望、愤怒、压力,可为什么他不能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分担和帮助呢?每当此时,我的心痛感就会很强烈。

 除了做咨询,我还承担了学校里其他一些心理健康教育的相关工作,比如开展心理讲座,为学生进行心理影片评析、团体辅导,等等,并给学生上心理选修课。在这些工作中,我发现,这些倾注了老师很多心血,动用了学校很多财力物力的活动,参与的学生相对较少。虽然在一些地区,心理健康教育已经在中小学开展多年,但大学生们对心理咨询和心理健康相关活动的理解仍存在误区。似乎大学生们都很认同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但奇怪的是,很多学生却很少愿意在此方面倾注时间和精力,也并不认为提高自己的心理素养需要学习的过程。而实际上,要想更自由、更有创造性地生活,对自己的了解是必不可少的,对相关心理常识的系统了解甚至系统训练也是必要的。真心希翼每一个学生都能够得到心灵的润养,以此获得使生活更加美好的内心力量。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194日第3中国传媒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专职教师刘鑫


资料提供:曾  锐

复审:魏奇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