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那些影响教育的名句热词(3)
发布人:心理与教育教学部复审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次数:11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这句话见证了中国实现义务教育百年梦想的伟大历程,也见证了我国教育公平的巨大飞跃。

1986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正式颁布,以国家立法的形式正式确立我国实施义务教育,它的颁布和实施开创了中国教育史的新纪元,使我国普及义务教育有了法律保障。法律同时还规定,“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体现了义务教育的强制、免费的特征。

改革开放以后,党和国家立足当时实际,站在国家与民族发展上,把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作为摆在国家层面上来思考的重大命题。不过,当时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力与精力,都难以保障庞大的义务教育发展的需要,于是国家在财政政策上就采用了“放权让利”,提出了义务教育的地方负责、分级管理原则。县、乡、村就成了义务教育办学责任主体。这一举措在全社会兴起了“兴学重教”的热潮,使学校校舍等办学条件得到了明显改善,我国义务教育快速发展,适龄儿童入学率、学生巩固率和学生初中毕业率都得以大幅提升。

随着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速,保障义务教育的能力也不断增强。从2001年起,教育部和财政部对部分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试行免费提供教科书制度,“两免一补”(免杂费、书本费,补助寄宿生生活费)开始走入人们视野。

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进行了修订,首次明确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明确国家将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义务教育经费由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照该法规定予以保障。

从2006年开始,西部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全部免除,2007年免费政策扩大到中部和东部地区,对贫困家庭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从2008年秋季学期开始,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一亿多适龄儿童少年上学免费成为现实。从此义务教育发展迎来新阶段,背后则是中国教育发展前所未有的大提速。

回过头来看,“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对我国基础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发展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首先意味着义务教育责任主体回归政府,是政府承担教育主体责任的具体且务实的行动誓言;同时也说明教育回到政府社会公共服务的“核心地带”,体现了教育在政府体系与社会体系双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国家意志在义务教育过程中得以更大程度地体现,国家对义务教育的引导与影响无论是范围还是作用都有了更多的“话语权”。由于实施义务教育,从国家层面依次而至省级、市级、县级乃至于校级层面,各种管理标准有了更为规范的要求。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推动了义务教育质量整体提升。学校得以更加专注于教育教学,更加专注于学校内涵发展,更加专注于学生健康发展,正因如此,学校办学更加规范,学校教育教学更加遵循教育规律。基于这些,全国范围内义务教育阶段整体教育质量取得长足进步。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落地以来,从“有学上”到“上好学”,从普及义务教育到实现城乡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我国义务教育取得了巨大发展,创造了世界教育发展史上的奇迹。坚持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充分保障教育投入,大家相信中国教育将取得更大成就。(编辑 方华 系上海市崇明区教育电子游戏mg大奖截图科研室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9年09月25日第2版

 

全社会都要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

“全社会都要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的提出具有鲜明的历史印迹。

上世纪末,我国教育事业发展面临不少困难,教育基础比较薄弱。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全社会都要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成为时代的呼声。从教育事业跨越式发展的历史轨迹中,可以看到我国聚全社会之力、凝聚全民智慧发展教育的清晰脉络。

1993年发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指出:“全社会都要关心和保护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江泽民在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全社会都要对大家的下一代负责,人才培养和青少年的成长,不仅需要各级各类学校的努力,而且需要良好的社会环境。”2011年2月,胡锦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的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问题集体学习会上发表讲话指出,要动员全社会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

“全社会都要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这一口号也成为一个时代的教育命题,并上升为从全局上重视和解决教育问题的重大课题。很多地方首先在改善办学条件方面发力,依靠人民之力,社会集体智慧,掀起了人民群众自发捐款出力,社会各界筹款捐物的办学热潮,靠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式的努力,建起了一所又一所新学校,托起了孩子们成才的希翼,奏响了一曲感人肺腑的兴教交响乐。

“全社会都要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这一口号对于催生教育理念的转变,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力。全社会关心和支撑教育事业的内涵不断得到延伸和拓展,社会通过监督、参与和献计献策,向教育倾注了巨大能量,给教育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全国各地也创造出了不少大力发展教育的典型经验。

习大大总书记多次强调,教育是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之一,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关键需要各级党政部门担负起首要责任,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撑和参与。这一系列重要论述和指示,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教育事业的高度重视和亲切关怀。

目前大家的办学条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随着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质教育需求,加快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仍需要凝聚社会力量,形成教育改革发展的合力,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培养一大批合格人才,以促进青少年全面健康成长。(编辑 闫锁田 系甘肃省天水市教育局干部)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句话曾经刷遍乡村的大街小巷,它体现了党和政府排除万难办好教育的坚定信念。

新中国成立后,教育与很多行业一样在艰难中起步。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很多地方的乡村中小学校舍还是泥土墙,校园里到处是板结的泥土地面,“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学生坐的凳子和趴的桌子是几块木板钉起来的简易桌凳,有的甚至就是泥土凳子、泥土桌子。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不少基层教师不求名利,全身心扑在教育事业上,造就了一大批适应改革开放需要的优秀人才。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教育发展的重要性。“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成为当时以政府投入为主、全民兴办教育的主打口号。为了改善教育环境,推进教育发展,1986年4月我国颁布了《义务教育法》,标志着基础教育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到20世纪末,我国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了青壮年文盲。1991年4月,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北京举行资讯发布会,宣布从当日起在全国实施“希翼工程――百万爱心行动”计划,旨在动员更多的人参与“希翼工程”,尽快使我国因贫困而失学的儿童享有受教育的基本权利。

2001年教育部、财政部印发《关于对全国部分贫困地区农村中小学生试行免费提供教科书的意见》。2005年11月,我国首次发布全民教育国家报告,聚焦农村教育,宣布5年后农村义务教育全免费,2015年全国普遍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从2008年秋季开始,城乡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全部免除。2019年,教育部宣布:全国薄弱学校改造工作提前一年完成!农村学校焕然一新!

国家推进实施的一个个专项行动、一件件为民实事,正逐步让“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口号所描述的情况成为历史,教育在这一阶段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随着国家对于教育投入的逐年加大,很多地方的教育设施、教育装备都已升级换代,“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已经逐渐失去了现实基础,大家听到的机会也在不断减少。以笔者所在的苏北涟水县为例,围绕“一个不少、一个不错”的目标,对全县在籍在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按学期进行减免资助,仅2019年春季已合计资助19619人,资助金额合计1590.9万元。近四年的涟水教育“硬件”可谓日新月异,累计投入18.5亿元,60余所薄弱学校改造完毕,全县40多万平方米的校舍焕然一新,教育资源不断丰富,教育布局持续优化。当年历经“办学难、上学苦”的人们满怀欣喜地享受着教育繁荣带来的福利,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人士依旧铭记“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特别舍得在教育上投资,全力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教育环境。(编辑 李长春 系江苏省涟水县教育体育局局长)

 

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一直在为保障公平的入学机会而不懈奋斗。

2010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学生,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201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国家助学政策的目标再次明确为“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此后,从中央到地方,都把“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作为明确的施政目标。这句话既表达了保障我国人民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机会的价值诉求,也展现了党和国家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历史担当。

回溯历史,我国积极构建并完善国家助学制度,确保每个孩子不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新中国成立初期,设立了学生供给制度、人民助学金和学杂费减免制度,鼓励更多学生接受教育。改革开放初期,逐步形成了以“政府资助为主导、社会资助为补充”的双向资助特点。高等教育的学生资助逐渐从以人民助学金为主,过渡为奖学金和助学金共存,再到奖学金和贷学金并行;中等职业教育由以人民助学金为主,调整为适当收取学费和减免学费;义务教育学生资助以助学金、学杂费减免为主。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我国教育资助体制改革步伐逐步加快。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出台后,学生资助举措逐步增多,资助主体逐步多元,资助规模进一步扩大,对学生的资助逐步由单一资助模式走向混合资助模式。2005年,《国家助学奖学金管理办法》颁布并实施,标志着我国国家奖助学金的标准基本确立、程序逐步走向规范、管理逐步科学化。2008年,我国实现城乡义务教育全部免除学杂费的目标,各地实施“两免一补”政策和落实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有效缓解了农村贫困学生“上学难、上学贵”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学生资助水平进一步提高、力度进一步加大,资助政策的覆盖面逐年扩大。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国积极构建新时代学生资助体系,完善各级各类学生资助政策,从制度层面实现了国家助学政策所有学段、所有学校、所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全覆盖的目标;并从经济贫困家庭学生的切身利益出发,完善资助标准,改进资助方式,以提高受资助学生的自尊感、幸福感、获得感为价值追求,以帮助经济贫困家庭的学生实现人生理想为终极目标。据统计,2018年全国资助各类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近1亿人次,基本做到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应助尽助”,有力地保障了公民的受教育权。“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成为现实。(编辑 李健 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教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